JAVA

19 November, 2018

給世界公民的一封公開信:關於臺灣 LGBTQI 群體權利的公投(Part 4)【 為 LGBTQI 群體發聲的人權志工與結語】

我方的人權志工

      在台灣我們有一群支持 LGBTQI 群體的人,他們正在為 LGBTQI 群體的人權在街頭默默的付出,他們就是「志工」。 在這裡又要提到網路社交,這幾年下來,一開始只有少部分的民營團體以及組織在宣傳,不過也正因為手機跟網路的發達的時代,漸漸地在網路上有民眾開始創建社團召集志工,於是乎,各行各業的民眾就站了出來,誰也不認識誰,但就這樣連結在一起。

      於是我們在毫無組織的情況上街, 除了在街頭上宣傳的志工以外,也有不少無法出面,但是是支持我們的台灣民眾,在網路上捐款或是與親朋好友們宣傳連署。也有在海外的公民或是留學生集體召集連署。也因此在短短37天的連署公投期間裡,總共募集到了100萬份的連署書,這都是靠著民間志工們的力量達成的。


澄清謠言
      現在志工他們在街頭忙什麼?他們忙的是澄清謠言,澄清不實的謊言。由於反方持續不斷的散播謊言,我們所能做的只有澄清謠言,因此我們還特別製作了專門闢謠的文宣。
       然而,現行的相關法令,我們無「法」可以阻擋他們,為什麼呢?「言論自由」,基於人民擁有自由的言論,人人都有權利表達自己的意見, 除非是仇恨或是毀謗言論。但違反法律的言論,即使上萬條一一過濾,等到禁制令下來,新的言論又出現,公投都早已結束了。「謠言」用蔓延的瘟疫(傳染病)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只不過我們現在做的,已經不是施打疫苗,而是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街頭志工
      這些自動自發的街頭志工,除了一般民眾跟大學生以外,也多了一群18歲以下的學生(年紀約莫14-18歲),他們也正好就是那一批「正在」接受「性別平等教育」的學生們,兩方相比較後,顯得格外的諷刺。這些學生們就算他們沒有投票權,但是為了臺灣的未來,願意到街頭宣傳平權的活動。由於之前部分的志工有經過收集連署書的經驗,這一群沒組織的志工,於是也開始有一套自己的S.O.P 流程,他們並不是正式的組織,只是一群有相同理念的民眾。
      我方大部份的志工都是以年輕人為主,所以他們跟所有人一樣,平日都要上班或是上課,也因此在街頭他們就是以各個定點宣傳的方式,再一個接著一個換人接力,用溫柔、謙卑、同理但堅定的語氣在街頭對話。


街上遭到歧視排擠
      上街對志工來說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年輕族群很多人從來沒做過這些事。原則上,志工在網路社群上大家都會呼籲不要落單在街頭宣傳,差別只在於當志工是一群人一起宣傳時,志工至少有彼此的保護跟安慰。但並不會因而減少輕蔑的目光、辱罵的字眼。尤其是在異溫層地區,這也防止在宣傳時,遭恐同人士以各種方式言語或是暴力的攻擊,可以互相保護。舉例來說:

有年輕女性接下宣傳單後,突然將傳單撕碎、再撕碎,並在離去時還對著志工比中指。

在街上有位媽媽想了解我們的訴求,但在旁邊的路人說:「男男配女女配沒後代斷子絕孫!」而在志工跟這位媽媽對話的過程中,旁邊的路人卻不斷的複誦「斷子絕孫」...。也有志工被侮辱性字句攻擊說:「你們支持同性戀?同性戀是變態、噁心,同意個屁!」,甚至還有大學生在街頭上宣傳,遭到他人出手攻擊受傷...等違法且不明智的舉動。"

      在遭受攻擊的當下,多數的街頭志工們選擇自行吞下肚消化吸收。 收起情緒,仍然持續的宣傳,甚至對著口出惡言的攻擊者說「謝謝」。但幾個月下來,志工在街頭被民眾不友善的對待之下,對於很多本身是 LGBTQI 群體的志工們來說,有出現很多負面的想法。例如:

有人大哭著說:「他到底做錯什麼,要被如此對待……」或是「我只能躲在廁所哭,與論壓力,網路...我承受不住!」以及「如果我的死可以換來平權,我願意!」

...等等負面情緒。公投連署至今, 漫天蓋地的謠言以及歧視,讓志工們身心都受創,他們站在街頭遭到辱罵被歧視排擠時,為的只是你我都該擁有的平等。

唯有更多願意挺身而出、付諸行動的人,這個社會才有可能更進步,減少霸凌與歧視。


台灣人無可比擬的善心
      雖然在街頭上有不少的歧視,但台灣人的熱心互助的精神,大概在很多國家是看不到的。志工在街上宣傳時,總是會有好心的民眾,看志工的辛苦,會主動過來送免費的飲料或者是食物。也有店家直接提供場地,讓志工可以適時的休息。
      其實支持的人也不少,而且都很熱情,有的民眾也會默默寫加油紙條給志工人員。也有一位志工,有一個在國外的台灣朋友,由於無法到場,但知道志工宣傳的地點,所以請朋友幫忙送飲料過去,給完全素不相識的志工打氣


街頭對話
      上街頭積極與群眾對話溝通,不為什麼,為的就是讓大家認識跟明白何謂同志。有了認識,才會了解。

有一位志工正在對高中生們宣傳公投時,發現有個孩子站在遠處觀望,志工向他搭話之後發現,他想了解我方公投的內容。到了最後,這個孩子想了一想,慢慢的對志工說出他是同性戀,並且謝謝大家願意站出來。這是多麼令人震撼的事,在這個社會上出櫃」是一件需要多大的勇氣,這有可能是他第一次告訴別人這件事,也可能是他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沒有「不正常」
      遺憾的是,在這個社會,仍然需要勇氣出櫃」告訴別人自己的性傾向。有人也因為這次的公投事件而「出櫃」,這花了他整整 44年。
      還有一次,一位媽媽告訴志工說,雖然她從兒子國中時就知道他是同性戀,但一直到現在出社會了,兒子從來沒有對她「出櫃」,她期許兒子能夠主動告訴她,好讓她可以告訴他:她不在乎,只希望他過得快樂。而她的朋友們不斷的對她宣傳反同文宣,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也不敢告訴她老公,怕他會看不起兒子,她一邊講一邊哭。
      有一次,反方的一個團隊,主動上前與我們在街頭上的志工團隊對話,他們並不是基督徒,只是彼此的理念不同,但頗為理性,也願意對話,最後志工還與反方團隊舉彩虹旗合照,形成蠻有趣的畫面。

「正在」接受「性別平等教育」學生意見
      除了街頭以外,在學校,一名教師眼看在網路謠言不斷攻擊抵毀學校教育,乾脆請國三學生回想從小學到國中的學校教育,並說出自己的想法。以下截取部分內容:

現今「性別平等教育」網路流傳性平教育讓學生變成同性戀,甚至鼓勵人獸交、多P雜交...請針對這些傳言,寫下回應:

回應一:
我好奇他們這些大人有沒有先確認過這件事的真實性?如果他們問我課本中有沒有這些東西,我會直接把課本拿給他們自己看看,到底有沒有這些東西。把同學教程同性戀,大人想像力太好,老師是教我們尊重。
回應二:
「關於人獸交這個詞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課本上的,而關於課本是否鼓勵孩子成為同性戀,說到底就是家長過度保護,因為不了解變性或同性戀,卻又不願意理解,選擇避開或抗懼,他們害怕孩子們受到傷害,於是將這方面的事全數封鎖,但孩子有權利和義務去了解這世界上不只有男生或女生。
回應三:
「...雖然變性、同性戀的確是有,但課本教的不是鼓勵去做,而是當你看到或知道時,你能學會去尊重、不以異樣眼光去看待他人...大人的想法我不予置評,但這是我作為學生,也就是當事人的想法。

      現在這些接受過「性別平等教育」的學生為了反對反同組織,國高中生的組織也站出來串聯,公開聲明支持「婚姻平權」以及「性別平等教育」 現在的學生由於自我意識抬頭,對抗成長於早期臺灣威權時代的長輩,這又再再顯示出兩世代的差異。     

      其實我們的志工並不多,每日上街來來去去的志工,只有百位上下,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默默在背後支持幫忙不具名的志工。 最後在這裡要感謝我們的人權志工,他們正在為台灣的人權努力。


結語

      聯合國早已將保障及促進多元性別者的人權列為重點,並多次宣示:「LGBT 權利是人權。」結論性意見也多次提及,針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雙性人學生在校園中仍持續發生性騷擾、性侵害和性霸凌的現象。而正確的「性別平等觀念」是要去教導以及去靠學習的,不是只有空洞的講出「尊重」。台灣人權律師 許秀雯說:「沒有認識,談何尊重?」。當人們都不懂何謂平等的觀念時,怎麼去期待去「尊重」他人。

      反方利用網路,散播漫天不實的報導、移花接木的性別平等教育、將「愛滋病」與「性解放」的錯誤解讀,運用在反方的文宣裡頭,導致部分台灣民眾誤信謠言。但,不過也正因為反方卑劣的手段下,也間接讓部分原本支持反方的台灣人民,實在是看不下去,現在則反過來支持我們。

      而在數十場公開「電視辯論會」之後,得到了更多學術各界簽署了支持「婚姻平權」、「性別平等教育」的聯署名單,來表明支持,例如:律師、司法官、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教師、媒體界、宗教界...等。還有政府跟民間各級團體的支持聲明書,而這當中也包括了上萬名各行各業的台灣民眾聯署支持,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的公眾人物也公開表示支持,例如:李安 導演、現任立法委員 林昶佐 Freddy Lim 還有他的樂團「閃靈」ChthoniC 以及 Pegatron 以及和碩董事長 童子賢... ...等,上百位的公眾人物,公開表示支持。
      
      一名台灣的記者 溫朗東說:
「真實社會的運作,不是單靠法理,還是得靠群眾的支持。不仰賴法理,不是要否定人權,而是法理終究要回歸群眾/政治力量去落實。」 唯有積極對抗,才能擴大支持,才能改變憲法甚至法律都管控不到的,存在人心深處的偏見與歧視。

      或許有人對台灣發生的事情無所謂,會說:「這不關我的事!」,你可能也不在意這個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但即使你不在意,還是會發生。就正如馬丁 · 尼莫拉 (1892–1984) 德國神學家的一首詩:「起初他們……」所表達的那樣。

      台灣政黨 時代力量說:「向國際社會表達人民認同與台灣主體性的聲音;婚姻平權一直是人權的基本價值。而「民法保障同婚」、「落實性平教育」則攸關釋憲之後,台灣能否真正邁向平權。」向全世界證明,臺灣就是多元、尊重人權、民主自由又熱情。

      只剩下七天了! 請看到這封信的台灣人,願意同意支持臺灣「第14案」、「第15案」的公投案。只要您滿18歲,您就擁有公投投票權,2018年11月24日請大家一起返鄉投票。

      也希望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公民,願意為台灣 LGBTQI 人權公開表示支持。台灣的同志運動,並不是因為公投才開始,釋憲案的聲請者「祁家威」 是台灣同志運動先驅,到現在為止,花了41年爭取平權。所以無論公投的結果如何, 都不會因此而結束。也感謝世界上所有願意支持 LGBTQI 群體的公民。


我是台灣人,我是一名女性,一個異性戀。我支持台灣 LGBTQI 群體的平等權利。

我同意支持台灣「第14案」、「第15案」的公投案。




2018年11月18日,一名台灣人




國三生回應網路流言
馬丁 · 尼莫拉的一首詩,「起初他們……」
閃靈樂團

附錄: 

在這裡要感謝以下平台,以及所有支持臺灣平權的各界人士:

2018 台灣學術各界支持 LGBTQI 平等權利各行各業的連署聲明書(律師、司法官、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教師、作家、設計師、學生...等。) 

支持LGBTQI 平等權利各界的指標名單:List of LGBTQI legal rights advocates



給世界公民的一封公開信:關於臺灣 LGBTQI 群體權利的公投(Part 3)【反(同)方團體】

反(同)方團體

反方團體三項公投的主要訴求

其一:
      不贊同「同性婚姻」的理由為「性別和性傾向」以及同性結合不具有「繁衍後代」的能力為結婚的「必要」條件,認為「一男一女」才是「正常」婚姻的基本結構,而同性戀無法生小孩,如果他們想要結婚,可以去跟異性戀結婚。
      但根據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說明,憲法第22條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而「性傾向」以及「繁衍後代」並為結婚的「必要」條件,不可以據此對同性婚姻差別待遇。

其二:
      不贊同「性別平等教育」的理由是,不希望孩童從小接受「性教育」認為他們年紀太小不適合,「同性教育」在這個年紀是不需要知道。

      但,歐盟明確指出「你太小了,不適合知道,這一些長大了你就知道。」是最不適合的回答!聯合國和歐盟都強調,應該依據孩童的發展需求來設計教學內容。因此在討論「適齡」時,要結合「適發展」的概念(age- and development-appropriate)。      過去在台灣極權時代的父系社會下,導致有些氣質比較陰柔或是溫文儒雅的男生和或是陽剛氣質的女生會被其他小孩取笑「娘娘腔」、「娘砲」、「男人婆」這種在孩童之間中傷的玩笑話。其實就帶有歧視。「 同性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正是要教導孩童尊重跟你不一樣的人。而全方位的性教育從來不會嫌太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性侵害與性騷擾的案件受害者通常是熟識者所為, 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該讓孩子學會保護自己,尊重他人的身體,給孩子正確的性教育,越早越好。

其三: 
      不贊同將「同性婚姻」列入「民法」而需以「專法」來代替「同性共同生活」。理由為「同性婚姻」並非反方所以為的傳統婚姻價值觀念, 這裡所指的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並且是要以生育為目的的婚姻傳統,執著於「夫妻、父母」的稱謂,「專法」並沒有什麼不同並無歧視。所以「同性」不能是「婚姻」,而且同性戀家長與小孩並無「血緣關係」所以不能養育,必須另外用專法來代替。

      我方支持將「同性婚姻」列入「民法」, 唯有如此才能符合憲法上的平等原則。「血緣關係」也完全不能作為養育小孩的依據,有些夫妻無法生育或是不願意生育難道就不能結婚? 列入「民法」 是讓同性戀者擁有等同於異性戀夫妻的權益,如果連最基本的普通法都沒有辦法給予保障而要另立專法,根本假平等,真歧視的做法,只有修正「民法」 才能落實真正的婚姻平權。以上這些,都是根據對方所提出公投案第十案、第十一案、第十二案所提出的訴求。

      反方的主要團體代表簡稱為護家盟(愛家盟)跟下福盟,是台灣跨宗教的社會團體,號稱以愛護家庭為名。現任秘書長是張守一,以外遇並有私生女而聞名台灣。


反方散播不實謠言

      現在是資訊爆炸以及通訊發達的時代,幾乎人人有手機,家家有網路。前幾年的茉莉花革命、埃及革命都是靠社群的力量,讓人民站出來。不過,近幾年的情況有點改變,網路上的假消息謠言以及不實的假新聞滿天飛,所以現在出現不少事實查核的機構,來抵擋不實謠言。 因為,有時候不實的報導是可以引起人民的恐慌,甚至引發戰爭。

      而這就是現在反方正在做的事情,不斷抹黑以及散播關於疾病的不實謠言,引起部分台灣人民的恐慌。導致臺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臺灣教育部、法國在臺協會、比利時台北辦事處、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等各個政府或私人機構需要出面澄清不實謠言。在這裡,我們舉例一些政府機構需要出面澄清不實謠言的例子:


其一:
外界網路流傳出現「現在的國小三年級教保險套、國小四年級教自慰、國小五年級教如何許多人一起性行為…」等類似言論,經臺灣教育部及國教院查證國小教科書相關內容後,澄清絕無此內容,皆非現行教科書內容。

其二:
網路流傳「同性婚姻合法化後,會造成愛滋人數激增」、「台灣變成愛滋島」。疾管署發出新聞澄清稿表示:「... ...愛滋的主要傳染途徑不是婚姻,而是不安全的性行為。愛滋感染不會分性別、性向,正確的預防、治療觀念才是防治愛滋的根本。及早診斷愛滋感染並立即投藥治療,不僅是有效控制病情的方法,也是全球愛滋防治的共識...。」

其三:
網路流傳「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後,年年有百萬人上街頭抗議」。法國在臺協會必須出面澄清說明:「... ...在國際社會上,法國從未懈怠,持續在全世界努力,讓所有人的權利皆平等,皆受到尊重,而沒有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分別。反婚姻平權人士最後一次在法國舉行的重大遊行,根據警方的統計,人數在2萬4000人左右...。」

      基本上,這些包羅萬象網路流言,就是以「假新聞」來包裝的內容農場以及LINE的傳播(類似 WhatsApp, SnapChat)將「愛滋病」跟「性解放」不實的謠言散播及抹黑,來脅持台灣民眾心理,引發大眾的恐慌,這些到處散佈的謠言跟病毒一樣,殺死了一個病毒,還有千千萬萬個病毒...。再加上支持反方的人民,大部分的人已經不在意事實,即使真相就已經放在你眼前,但真正願意去查證事實的少之又少,而是隨著大眾起舞,輕信謠言,盲目的信仰有時才是最危險。

      也由於這次的公投,才讓不少人發現性別平等教育的重要性,因為反方人士不斷的傳播各式各樣的謠言說:「陰道是無菌的」、「同志會影響生育率」、「外國人會來台灣治療愛滋病」、「同婚通過後大家都變同性戀」、「同志教育就是教導小孩子變成同性戀」、「學校一天到晚教你怎麼做愛」、「鼓勵變性」...等荒謬不實的言詞製造恐慌,這就是「無知」。因為無知,所以才會有霸凌、歧視。「性別平等教育」真正在教的是實際上對尊重的彼此。遺憾的是,反方卻想要將所有關於性別平等教育的課程全面性取消。


差點演變「反同方 VS. 反同方辯論」的公投辯論會

      在台灣的公投案每一項都會舉辦五場辯論會,光是這五項公投案,總共就有25場的的辯論會。中選會在進行辯論代表抽籤時,但卻出現反方成立辦公室與我方代表搶抽籤,於是電視辯論的部分場次,就變成由反同人士同時擔任「正方」與「反方」代表,結果可能會成為「反同方與反同方辯論」的奇特景象。

      但也要感謝社群網路的發達,由於林昶佐 立委、段宜康 立委與伴侶盟...等台灣公眾人物和組織,在社群上散發了消息,於是各方民眾抗議阻止對方的不正當行動。不過僅僅兩天,反方已經因為各方壓力而打退堂鼓作罷,也阻止了這場可能演變成「正反雙方」都由「反同代表」辯論的可笑又荒謬局面。


宗教背景

      在台灣2300萬人口中,「佛教」、「道教」、與「臺灣民間信仰」,這三者難捨難分,約佔93%。「基督宗教」(包括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等)約5%,再加上其他少數的宗教。而本次公投10案當中就有5案與同性戀相關的議題,25場的電視辯論會裡,也有牧師上台。反同人士陣營僅派了8位,而他們全部皆是基督教背景的人士,當中也有牧師。

      我方派了16人、各種背景都有,只有2位是基督徒。5%的基督徒在台灣其實並不多,大約一百萬人左右,但卻是主要反對同性戀的團體。但並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反方,就像也不是所有的佛教徒...等提他宗教都是正方。反同不等於基督徒,基督徒也不等於反同。也有像我方陳思豪 牧師這般的基督徒,他在電視辯論會裡表示,他最痛心的就是「基督徒成為壓迫者,並說莫將自己信仰價值強加他人之上。」


性傾向扭轉治療

      前陣子反方舉辦了一個叫做跨虹節活動。所謂「跨越彩虹者」是「後同性戀者」或「同性戀過來人」的簡稱。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通常會自稱同性戀輔導組織,以基督教信仰為基礎, 宣稱通過輔導、代禱服侍、治療等方式可以將性傾向從同性戀試圖改變至異性戀。

      但是,美國的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在2007年創辦者正式承認自己的同性戀身份, 並舉辦了一個公開道歉會,向因性傾向療法及謊言的受害者們道歉,該組織也已在2013年解散。于今年二月份,衛福部函釋確定禁止性傾向扭轉治療,任何試圖治療、扭轉同志性傾向的醫療行為都屬違法。艾倫 · 圖靈(電腦早期發明人、圖靈機發明家),過去曾經就是受害者。


世代的對立

      反方的年齡層大概落在50歲以上的保守派,中老年人大多是有錢有勢的高層或是團體組織。漫天鋪地的鋪張廣告,電視、廣播、報紙和網路,所有你能想到的媒體,通通都有他們的影子。他們有很多很多的錢來買廣告,反同組織已經投下台幣上億元(至少歐元300萬以上,美元400萬以上。)資金來宣傳反同公投。

      而支持LGBTQI 團體的主要年齡層大概落在15-40歲的年輕族群,我們只能靠網路募資來購買平面跟電視廣告,以及靠網路跟志工人力宣傳。有的時候,無組織的民間個人性團體或是學生,並無法募資,也是各自自掏腰包製作文宣。這也完全暴露了,兩世代無論是金錢還是想法的差距。就連廣告文宣設計的樣式可以看出極大的差別。除此之外,我們在一些政治黨派(國民黨)以及宗教(基督教)背景鮮明的媒體打壓,被這些單位拒絕播放我方的廣告。


世代的對話

      但對立的兩方,因為這次的公投案能有對話,仍是件好事。因為許多人一開始,根本不了解 LGBTQI 群體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是什麼,也因公投案而學習到許多知識。其實不少人本來也是站在反對方,但因為雙方的對話而彼此有交流。
舉例來說:一位台灣民眾,因為一位他所支持的立法委員候選人公開支持 LGBTQI 群體,而到選舉辦公室破口大罵,當他第二次前往該候選人的辦公室時,終於願意冷靜下來好好聊聊,該候選人則花了幾個小時,一則一則的解釋外界的流言並解開對方的疑惑,之後這位民眾,反而願意支持我們。


家庭的對立

      有不少志工其實家裡的父母親是支持反對派,而通常會是小孩想要說服父母親,也因此造成家庭的對立。一位志工在網路社群PO文,內容是說因為他人在外地讀書,而妹妹傳了一張照片並告訴他,他的爸爸在自家門口貼了反對派的文宣,他非常生氣地說:「這是我爸貼的!請各位網友志工們去他家門口,把文宣私下!」

      還有一些年紀未滿18歲無法投票的志工想要說服爸媽時,通常得到的都不會是太好的答案。鼓起勇氣討論,結果說到爸媽都無法反駁,但還是堅持反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真的也不少小孩氣到鎖在自己的房門哭。

      再者,也有些對於同志不甚了解的父母,會對著年輕的志工說:「你是那個嗎?」、「你是受了什麼傷才會喜歡男生?」
      更有部分的志工,在家裡是比較低調,並不會討論平權公投,理由很簡單,他們是「深櫃」,所以家人並不知道,因此不想提起公投,引起家裡革命,但一般這時候都是父母自己提起,然後開始對於 LGBTQI 群體長篇大論說:「同性戀會殘害社會」、「這些人都是變態!」、「噁心死了!」「如果你是同性戀,你就死在外面不要回來!...」等言論。句句都深深地刺進志工的心坎裡。他們父母不知道的是,他們的孩子正在傾聽你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因為他們想的是:「不可能會是我的小孩。」而他們完全沒發現,他們的話語,可以殺死一隻貓

      反方的團隊當中,有不少的家長在街頭宣傳,有次我們的志工在街頭上遇到反方的宣傳人士,志工僅僅只問了「公投電視辯論會」的內容是什麼?但對方卻完全回答不出來,之後遇到的每一組「家長團隊」沒有一個人答的出來,不要說是辯論會的內容是什麼,就連同志跟性別平等教育教的內容是什麼也不大清楚,對方其實根本不知道真相是什麼,只是因反對而反對。
       對他們來說不需要理由,也有可能就是覺得擔心小孩,聽信謠言,認為社會會變亂,所以才會反對。其他還有各式各樣的故事現在正在發生,對立的兩方,各自表達意見,這就是民主。

      反方常說:「我們沒有歧視同志,我們沒有霸凌同志小孩,只是同志教育並不適齡,對學童身心靈有害。」但如果這不是歧視,那什麼才叫做歧視?台灣的許秀雯 律師說:「沒有認識,談何尊重?」

      到目前為止的「公投電視辯論會」,反方從來都沒拿出過任何真實的醫學或是科學的根據來辯論,最多只拿出來了一份遭到學術界嚴重質疑,且備受爭議的論文斷章取義的來做為引論。

      無論彼此的立場是什麼,也不應該用散佈謠言以及不實謊言的恐同思想方式,威嚇台灣人民。且還以愛之名包裝,行歧視之實的手段來達到目的。


即使你們贏了公投,卻也輸了名聲跟尊嚴。




脫離同性戀
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
出埃及美國聯盟創辦人道歉聲明書(英文)
性傾向扭轉治療 衛福部函釋確定禁止
台灣宗教
台灣基督教

給世界公民的一封公開信:關於臺灣 LGBTQI 群體權利的公投(Part 2)【臺灣公投的第14案和第15案:「婚姻平權」、「性別平等教育」】

臺灣公投的第14案和第15案:「婚姻平權」、「性別平等教育」

現在來談論我們所提出這兩項公投案是什麼?

      臺灣公投第14案:「婚姻平權」簡單來說,是指所有人不分性傾向或性別可以締結婚姻關係,即使性別相同的人一樣能擁有與異性戀一樣的婚姻關係。能被法律承認或保護。由於目前在世界是已經有許多國家有同性婚姻相關的律法,在此並不多作解釋,婚姻就是婚姻。
      臺灣公投第15案:「性別平等教育」台灣其實早於2004年開始,臺灣在各級學校(國中小及大專院校)實施性別平等相關的課程教育。兩性平等教育裡頭,除了提倡男女兩性的性別平等外, 也包含了「同志教育」以及「性教育」。同志教育的內容涵蓋了不同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陰柔和陽剛氣質)...等,包括LGBT權益對多元性別者的性別平等保護。「 性教育」則包含了性知識與安全性行為,還有性侵害與性騷擾之防治。

      臺灣性別平等教育出現的原因,或許很多人不了解或是感到意外,為什麼在亞洲,臺灣居然在這麼早以前就實施了性別平等教育?
      2000年,有一名14歲的男孩「玫瑰少年」葉永鋕, 因陰柔的性別特質,長期在校園內遭到同學的霸凌,有一天,被發現死在學校的廁所。他的死被認為與他的性別氣質有關,並深刻影響了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
     另外在1996年一名女權主義的臺灣政治家 彭婉如,某天在離開辦公室後失蹤。失蹤三天後,她被發現在一個廢棄的倉庫外遭到強姦和謀殺。彭婉如命案引發社會的強烈震撼,立法院則在同年通過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很遺憾的,臺灣的《性別平等教育法》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都是人命換來的。 

      在近幾年聯合國的「性別平等」報告裡頭,將臺灣套入其中,始終在是世界上名列前茅。在2016年,台灣民眾選出了第一位台灣女性總統 蔡英文。同年,立法院113名席位當中,則佔據了43名女性立法委員,相當於38%,這都再再顯示出台灣性別平等的進步。 

      總結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於「性別平等教育」的支持,因為我們了解到,這對孩童的身心發展非常重要。教育孩童性別平等,防止性別歧視以及不同氣質的孩童遭到霸凌以及性侵害與性騷擾的發生,而這是你我都需要支持的。

      所以, 我們迫切急需宣傳告知台灣人民跟年輕人去投下婚姻平權案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案(第14案、第15案)的同意票。 然而,對於支持 LGBTQI 群體的第14案、第15案,則需要超過 600萬張以上台灣人民的同意票來支持。因此,台灣的 LGBTQI 群體需要國際上所有人的公開支持。最後以下提供「第14案」、「第15案」的公投案原文內容:


第14案:婚姻平權案:
“ 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


第15案:性別平等教育案:

“ 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同性婚姻
性別平等教育法
葉永鋕事件
彭婉如事件

給世界公民的一封公開信:關於臺灣 LGBTQI 群體權利的公投(Part 1)【為什麼會有這個公投?】

為什麼會有這個公投?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我是一名女性,一個異性戀。我支持 LGBTQI 的平等權利。我在這裡為了台灣 LGBTQI 人權的權益寫了一封公開信。於2015年聯合國機構發表一份聯合聲明:「我們需要採取緊急行動,停止對 LGBTQI 成人,青少年和兒童的暴力和歧視以及霸凌。」

      臺灣在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布釋憲案釋字第748號,根據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表明,目前《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及平等權已屬違憲,立法可以自由(民法或專法),但請兩年內完成修法或立法, 這意味著在2019年5月24日前如未完成修法或立法,同性戀可直接依《民法》辦理結婚登記,以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

      再不到一個星期,於11月24日,屆時我們會有「第14案:婚姻平權案」以及「第15案:性別平等教育案」這兩個公投案需要台灣人民同意支持的公投案。為什麼會有這兩個公投案的產生?自從去年2017年大法官釋憲之後,由於釋字第748號並未明示以何種章法訂定法律,於是出現了灰色地帶,在今年初反方團體,就提出了第十到第十二案,三項公投案:


第十案:
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第十一案:
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 
第十二案:
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儘管以上公投案侵犯基本人權, 但由於中選會並「無」違憲審查機制,所以上述三項提案並未違反《臺灣公投法》,於是在今年四月份,中選會通過反同團體所發起的三項公投提案。
      因此我方才會臨時提出了兩項公投案來抵抗反同團體,我方因為臨時提出公投案,只有37天的時間來收集連署書,於是我們在無組織的情況下,在社群網路號召志工們上街募集連署書。最終,兩案我們總共收集到100萬份的連署書。

      但,由於雙方的連署書都達到一定的法定人數,所以兩方的公投案皆會綁在今年年底的大選一併舉行。 其實11月24日也是台灣的縣市長及立法委員選舉的日子,所以才會將公投案一併舉行。除了這五項關於平權議題的公投案以外,還有另外五項其他的公投案,所以今年總共有十項公投案。有四項是跟煤炭以及核能環境相關,還有一項是關於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的公投,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而我方的「婚婚姻平權案」以及「性別平等教育案」到底內容是什麼?我會在稍後解釋。

      其實,萬一對方的公投案如果不幸通過,即使進入司法程序,但由於對方的提案已屬違憲,所以同性明年五月過後還是可以結婚,差別只在《民法》或是《專法》。那為什麼,還是要台灣人民出來投票,我們在爭的是什麼?
      大家都知道,台灣在國際上被打壓的程度,已經可以用「無邊無際」來形容,但我們仍然時時刻刻都在爭取在國際上的一席之位。民主的歷史在台灣其實並不久,走到現在這一步,完全是始料未及。而幾世紀以來,世界上的人無論在爭的什麼,都在追求「平等」與「自由」。我們爭的是支持人權、支持平等理念、支持核心價值,那也是我們所追求的。





資料來源:

台灣釋憲案釋字第 748 號
中華民國憲法
第7條   (平等權):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第22條   (基本人權保障):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
2018年中華民國全國性公民投票
2018年中華民國地方公職人員選舉